•     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魅力闽侯 > 人文历史 > 古今名人
洪业



 

    洪业(1893-1979),谱名正继,字鹿岑,号煨莲,英文学名威廉(William)的同音异译。荆溪洽浦村人。当代国际著名的史学家、教育学家。22岁时赴美留学,获哥伦比亚大学文学硕士学位,归国后被聘为燕京大学历史系教授,后曾任图书馆馆长、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主任等职。洪业在国学研究上成就卓著,尤其是在索引编纂方面贡献良多。他撰写的《引得说》,为编纂出高质量的索引奠定了理论基础。他为《仪礼引得》、《礼记引得》、《春秋经传引得》等撰写的序言考证精密,解决了相关领域的诸多疑难问题。

    洪业22岁时便赴美留学,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州卫斯理扬大学,获学士学位,两年后,再获哥伦比亚大学文学硕士学位,并进入纽约协和神学院深造。l920年,神学院毕业后,正值日本强占我山东青岛不还之时。洪业义愤填膺,在美国到处演讲,争取美国友好人士援助中国抵抗日本,持续长达两年之久。“报刊传载,誉满全美”。他的爱国精神受到中外人士敬佩。
    严谨教授 桃李满天下
    1923年,洪业应燕京大学之聘回国执教于燕京大学历史系,并先后兼任全校文理科科长、燕大图书馆馆长、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总编辑、燕大研究院文科主任和导师、校内国学研究所所长和宗教科教授等职。他在燕京大学长时期任教,先后主持教学科研工作达二十三年之久。
    在燕大期间,洪业认真改进了大学全部课程设置,制定了图书馆管理制度,大量扩充了中外图书设备。他还代表燕大与美国哈佛大学筹画创立哈佛燕京学社,不遗余力地培养青年史学后进。
    洪业为学谨严,尤注意治学方法,所用方法是中西参合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方法。他穷年累月,用力最久最深的莫过于《史通》一书。一位美籍华人学者怀念他道:“洪先生平素与人论学,无论是同辈或晚辈,绝对‘实事求是’,不稍假借。他博闻强记,善于一针见血,……”认为他和顾颉刚二人代表了‘五四’以来中国史学发展的一个主流,即史科的整理工作。
    洪业的学生有不少人成为国内外知名的专家:如当代著名元史和蒙古史专家翁独健、中国史与世界中古史专家齐思和、魏晋南北朝史和亚洲史与中外文化交流史专家周一良、清史专家王钟翰等。周一良曾说道:“洪煨莲讲史学方法论的课,他的口才极好,讲课引人入胜,特别是他在布置作业上要求非常严格。”周一良认为他自己以后搞研究时能坚持一丝不苟的作风,和洪先生的教导分不开。
    创造中国字庋撷法
    攻克中文索引
    洪业对祖国最大的贡献,更在于其“中国字庋撷法”。1932年,燕京大学引得编纂处出版了他的《引得说》,洪业先生的研究成果“中国字庋撷”正式问世。
    这部《引得说》包含“何谓引得”、“中国字庋撷”、“引得编纂法”三部分内容。详细讲解了如何用“中国字庋撷法”来编纂各种引得。洪业发明的“中国字庋撷法”,用以编纂各种引得(即现在通行的“索引”,Index的音译),为学术界查考有关参考资料提供极大的方便。但是引得是用中国繁体字庋撷法排列,为了减少查用者检字的困难,使中外学者都能方便地使用,他又创造“笔画及拼音检字表”。
    此后,洪业先后主编《哈佛燕京学社引得》、《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特刊》两辑,出版了经、史、子、集各种引得达六十四种八十一册之多,其中尤以“堪靠灯”(Conco-rdance)最为简便而不漏一字。又如《春秋经传引得》、《杜诗引得》等,到现在仍为海内外学人所参考和借重。而所撰《礼记引得序》一文,长达数万言,本身就是一篇精心结构的两汉礼学源流考,并因此于1937年荣获法国巴黎的茹理安奖学金。
    被捕后 给日本鬼子上课
    1941年12月,太平洋战争爆发,燕京大学校舍被日军占领封闭,洪业与燕大教授陆志韦、赵紫宸、邓之诚等人被捕入狱。燕大的教授落入日本人手中,当时的情形可想而知,“很多教授都被整得相当惨。陆志韦牙齿差不多全被打掉,更有些人被打得血肉模糊,呻吟着被抬回牢房”,但洪业的遭遇却有点不一样。
    洪业被关了一个星期后,一个韩国翻译把他带到一个日本军官面前,并让洪业向向太君鞠躬。洪业觉得他快要50岁的人要向一个20多岁的大兵行礼是个耻辱,便说:“我对武力鞠躬。”
“你是不是抗日分子?”
“我是。”
“你为什么抗日?”
洪业说:“这问题我有两个回答的方式。概括地说,我不得不如此,但你要细说的话,请你给我20分钟,不要打岔。”
    日本军官诧异之下,同意给洪业20分钟发言。
    于是洪业便利用这次机会,给日本军官上起了课。
    “我是研究历史的,小时候在中国读中国史,后来到外国读世界史,远东主要是日本史和韩国史。我得到了一个结论,就是用武力来占领别的国家,把别国人民当奴隶,镇压别国人民的意志,只能暂时收效,因为一定会有反应的,而最后一定得报应,报应来时,压迫者有时比受害者更惨。”洪业便举了好几个例子,西方从亚历山大讲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王威廉第二。
    “我不仇视日本人民,其实我很钦佩日本人民,但我反对日本的军国主义,而太君是这机构的一部分,你们宣传说因为中国政府腐败,所以要占领中国,中国的军阀是很腐败的,但国民党政府并不腐败,我不是国民党员,国民党有很多作风我都不赞同,但国民党在你们来之前已开始把中国工业化。日本军队先侵占了满洲,然后占据了中国北部,现在居然要与世界各国开战了,什么时候终了,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有一天要终了。战事结束时,日本人民是要受苦的……”
    洪业还说起了日本侵占韩国等事,说得那韩国翻译热泪夺眶,日本军官脸色发白。
    后记
    1945年日本投降,洪业等人重获自由,并于次年应邀赴美国哈佛大学讲学。先后担任过夏华路大学任客座讲师、哈佛大学东亚语文系客座教授、哈佛燕京学社研究员……
    洪业一生致力于学术研究,发表了中英文专题重要论著近八十篇,有《中国最伟大的诗人杜甫》、《蒙古秘史源流考》、《考利玛窦的世界地图》、《礼记引得序》、《春秋经传引得序》、《杜诗引得序》、《西说<西京杂记>》等。其中《蒙古秘史源流考》成为目前世界各大学讲授蒙古史的重要参考教材之一。1979年12月,洪业逝世后,他的学生翁独健、王钟翰选编校订其中论著三十七篇,题为《洪业论学集》
。(本报记者 曾致远)
标签: 收藏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联系我们 | 使用帮助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RSS订阅服务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4-2017 闽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
技术支持:闽侯县数字闽侯建设办公室
闽ICP备案12018076号-1